作家專欄新媒體尋路

W3C邀請專家,中文排版需求編輯。EPUB 3電子書格式專家。從2010年起推動各領域的數位出版轉型。

為什麼要在書店賣電子書卡?談三省堂、BookLive!與BooCa

發表時間:2016-07-05 點閱:1302

電子書這玩意兒,沒有實體。而人們對於實體事物的注意力,總是多於那虛無縹緲難以捕捉的數位架構。所以有著很長一段時間,在許多官員還是產業界的人腦裡,電子書=電子書閱讀器。

但這幾年過去,總算有些改變。只不過有些吸睛的玩意兒一出現,還是會以相同的態度去面對。例如我看到這一篇「紙本書與電子書的競合」。

每次赴日時,多少都會去趟神保町,十之八九與出版相關的活動與講座都會辦在那附近。往御茶?水?搭中央線回秋葉原時,都會經過三省堂本店,而一樓那賣電子書卡的攤位,大約有兩年了。

最初是BookLive!獨家與三省堂合作,一開始展示自家的Lideo閱讀器,之後才有著拿到櫃檯去結賬,之後刮開序號,可以線上取得書的電子書卡。

坦白說,這顯得有點多此一舉。那麼,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發想呢?

自二零一二年Amazon.co.jp正式開賣Kindle,提供電子書服務後,轉眼之間吃下了日本電子書約40%的市場,隔年二月iBooks store在日本提供服務,以彩色漫畫為首,又瓜分了約15%的市場。這兩家外商的市佔率節節上昇,大約只留下三成的位置,讓日本本土的各家電子書店去分。

BookLive!是凸版印刷與Toshiba合資創立的公司,在凸版印刷與出版界的關係之下,一直都有著最大量的日文書。(這也無可厚非,畢竟大多數書的最終定稿都在版廠、印刷廠手上)相對於許多海外服務拿英文書來算在書量裡,BookLive!其實苦幹實幹花了不少力氣。然而,就是無法拓展市佔率,連年數十億日元的虧損也讓許多業界的人在揣測,到底他們何時會退出。不過,看來BookLive!是要戰鬥到底了。
2012年日本國際書展上,樂天CEO三木谷拿出這件「打倒亞馬遜」的T-shirt送給講談社野間社長。
 

Amazon與iBooks store這些外商勢不可擋,讓這些日本本土公司開始合作。這種排外的姿態在電子書還未能成為一門生意前,就一直存在。在政策上,他們聯合起來要求日本政府對Amazon的電子書抽稅,畢竟在日本消費稅調漲後,8%的價差影響相當大。在產業上,他們也集體做了些事。

既然這些外商是鐵板一塊,本土電子書商也得存活下去,就不得不找出路。像是樂天Kobo,除了以每月定期的五折、七折Coupon鞏固消費者外,也轉向都市區外,以贈送學校閱讀器、低價提供等方式播種教育使用。

BookLive!則是思考如何做到O2O(這裡不是Online to Offline,而是Offline to Online)。除了賣電子書卡外,還利用Toshiba的AR技術,讓你能拍封面找出電子書。這些做法不見得讓BookLive!一飛衝天,但隨著整體市場成長,BookLive!的損失也逐漸縮小。(2013年好像年損40億日元,最近的報告是23億日元。)


我所看到最厲害的做法,是角川書店的Book☆Walker,除了提供直營電子書販賣外,還要求其他電子書店做到書架相連,包括BookLive!,au的BookPass、????靜畫,還在持續增加中。也就是你在其他書店買的角川書店書籍,能夠傳回Book☆Walker,一方面提供了讀者服務,就算其他電子書店倒閉了,也能繼續擁有書;另一方面也希望讀者能跳回Book☆Walker,至少用來買角川集團的書。

集合這些做法,2013年底,書店、電子書店、經銷業者又組成了合作聯盟以對抗亞馬遜。將「三省堂—BookLive!」電子書卡體制擴大的,就是日本出版基礎建設中心(JPO)這個社團法人。整合成名叫「BooCa」的服務,於是在三省堂、有鄰堂??這些書店,你能買到BooCa的電子書卡,然後將序號用於現在合作的Kobo或者BookLive!一方(不能兩方使用)。

這其實不能算是一門「進步」的生意,將線上販賣、沒有庫存的電子書轉為實體販賣、視為庫存的書卡,是倒退路的做法。但為了達成這一點,背後資料庫的介接、整合,才是重點所在。而JPO也不將其作為實驗,而是作為事業,並且不想接受政府補助,這是蠻有骨氣的一點。

當然,更重要的是讓那些離網路、電子書有點遠的人,能夠接觸到電子書,才是這件事真正的意義所在。

回到台灣,這件事情不妨比喻為:「你看到矽谷Tesla電動車滿街跑,就認為很快我們也能看到相同的景色。」

過去這兩年,日本出版界在電子書基礎上花的力氣不遺餘力:

  • 出版社拼了老命重新與作者簽約、付出外文書版稅。
  • 製作商與印刷相關者努力地研究電子書(EPUB 3)轉換技術。
  • 技術商打造令讀者與出版社滿意的閱讀程式。
  • 書店找出各種行銷管道與擴張生意的方法,並且執行。

有電子書的權利、有可流通的書檔、呈現上近似紙書排版、並且你想要處處都可以買。這些事情做到了,再談如何擴張這門生意。在那之前,回頭認真地做好基礎建設或許比較實在。

當然,日本企業本來就有著集體合作的群性,面對外商襲來,如何保障自己利益在台灣也許很難看得到。

但也不是那麼理想。你也不妨可將其看作邊緣化電子書店想要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作為。畢竟出版社在商言商,若有八成的銷量集中在三家店上頭,應該會割捨掉其他十幾家店的二成銷量,減少行政成本。

例如角川就只將部分書籍提供到Amazon Kindlestore、iBooks store、Google Play、樂天Kobo、Booklive!這幾家,其餘的小型販賣服務,一概不管。

電子書卡這件事,你在店頭看到的只是枝微末節而已。

 

原文刊載於2014/7/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