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熙來的’幫兇’

點閱:1

其他題名:薄熙來的幫兇

作者:劉飛[編著]

出版年:2013[民102]

出版社:財大出版社

出版地:[香港]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1-936043-72-9 ; 1-936043-72-6


說白了,徐明和王立軍就是薄熙來一家的家丁和打手——靠著給主子賣力,當幫兇,主子吃肉,自己混一碗湯喝。當然主子看中的是江山社稷這塊大肉,奴才手里的這碗湯油水很足自然不難理解。在商界的混得傢財萬貫富可敵國,在政界混的頂戴花翎火箭般連升三級。
 
主子面前,唯唯諾諾;主子身後,耀武揚威,大抵是奴才的共性。若說徐明還有自知之明,清楚自己的身份,很少逾規惹主子不滿,這王立軍可就有些過于迷戀“打黑英雄”和學者局長的外部光環,以至于“入戲太深”,忘了自己的真實身份。
 
其實早就有“預警”。很多年前,徐明身邊的人就發現徐和薄家權力走的太近,早晚會出事;王立軍在鐵嶺的警界前輩也 早就警告他小心“前車之鑒”。
 
皆不幸言中,其實更因果有緣。
 
主子需要幫凶,奴才需要靠山,各有所取,各有所得,看似一拍即合,天衣無縫。但不幸的是,正如有評論所指出,某種意義上,中共就是靠綁架起家、建政坐天下的。不無道理,看似的大團結和親密無間,不過是經濟政治利益的互相利用和綁架,乃至彼此身傢性命的互相綁架下,而結成了的一個畸形的、變態的命運共同體。看似針紮不怕,水潑不進,但誰都清楚,綁架下必有強制、恐懼和猜疑,而這必導致裂痕,裂痕若不及時修補,馬上會一發不可收拾,弄得滿盤分崩離析——黨體制下特有的一種結構。
 
奴才們打著主子旗號欺行霸市,欺男霸女的同時,也怕被當槍使,一不小心當了炮灰成了犧牲品,更怕主子翻臉不認人,置自己于死地 ;也正如此,這些內心恐懼又憤懣的奴才們其實儘是電影《讓子彈飛》里的“武舉人”,黃四爺在台上時他們各個爭著幫凶,黃四爺一出事,立馬對主子凶殘十足,恨不能飲其血食其肉以表自己的革命者情懷。這種意義上講,主子們怕得不僅是外面的敵人,更怕乃至最怕的就是邊這群被自己教育的下手不知道輕重、知面不知心卻又對自己那點事知根知底的奴才和打手們。
 
奴才們怕,主子們也怕。他們就這麼相互利用,相互提防,時刻準備著相互出賣、攤牌翻臉。王立軍突走美領館,魚死網破;徐明在裡面招供有一說一,反咬一口,把這中國特色的主子奴才“情結”演繹的活靈活現。
 
看徐家,王家和薄家落得今天這種狼狽,怎不讓人感慨欲壑難平,幾人看透!
 
更可悲,黨體制下,進了這局裡的人,就難 再有退路。之前的“預警”和之後的一語成讖更多的是讓人感慨,卻難有讓當事人鏡鑑而免的作用。
 
也正因為此,下一個徐明,王立軍,乃至薄熙來的出現只是時間問題。

  • 谷開來判決書(p.458)